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2年07月04日
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我的城市化及对当今城镇化的思考
时间:2016-04-06 12:07:28  来源:城市化杂志  作者:刘仪舜: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原财政部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法律顾问、司长 

  1964年,毛主席发出了“干部参加劳动”的号召。 当时农业机械工业正如火如荼发展着,我为实现农机化梦正忙着组织两个拖拉机、内燃机零部件制造工艺科研中间实验项目。面对毛主席的伟大号召,我想到,对于我这样从家门进学校门再进机关门的“三门”干部来说,自觉缺乏锻炼,就积极报名去农村下放锻炼。很快得到批准,我就毅然放下手头的工作,戴上了大红花,也带上了户口到江西抚州专区临川县孝桥人民公社与机关四位年轻同事一起在红光大队第三生产小队落了户,成了地道的农民。

  当我进村前,脱掉鞋袜,背着行李,第一次赤脚踩进生产队泥汤样的院子里时,看到鸡鸭们也在泥汤中跑来跑去觅食,双脚第一次接触到乡土的滋味,心中颇有感触。

  我们五个下放干部的伙食是吃“百家饭”,每天轮流到一农户家吃饭,因为每天付现金,农民可以拿这点钱去买油盐,所以很受欢迎。吃的是自留地种的蔬菜,有的家有小男孩的,偶尔也会到河沟捉几条寸把长的小鱼,在灶头烤脆,我们每人可吃到一条小鱼,嚼在嘴里还真感到好香!

  为了学会挑担子,我每天清晨五时起身到附近抚河去挖砂,挑回来铺烂泥地,以便雨天路好走一些。没几天肩上便压得红肿起来,后来则压出一个大瘤子似的包,也得忍着疼痛坚持着,从春节后落户到六月份边收边种的“双抢”季节,我已能挑一百五十斤,将田头打下的湿谷挑到晒场上。那时拼命挑的结果是将脊椎压弯成了弓形,到老时腰椎增生引发疼痛,很折磨人,难以根治。

  江西这地区是一马平川的水稻之乡,生产队严格按国家计划种植水稻,没有其他作物和副业。为解决农户冬季做棉衣的问题,生产队长安排给我们几个下放干部的第一件任务是种几亩棉花。从育种、发芽、栽培、除虫、补苗、施肥、喷药直到采摘棉花,都是我们几个下放干部在队长指导下完成的。当幼苗栽到地里之后,每天天刚微亮我们就到地里去捉“地老虎”,那是一种像蚕一样的软体虫子,他们从地里钻出来把苗咬断,我们便边捉虫边补苗,战斗还十分紧张。等到白花花的棉花收获后分给各户“老表”时,心里的喜悦之情真是难以言表。

  我参加种了两季水稻,从秧田取秧苗,到弯腰插秧、水田放水、施肥、除草、收割,经历了种水稻的全过程,才充分体会到农民手工种田有多么艰辛。水稻长到半尺多高就长出了草,当地除草叫“耘禾”。在“耘禾”前先挑半担粪水,在水田里边走边用长柄勺将粪水均匀地洒在田里,然后人们排成一排,双膝跪在水田里,一边向前爬行,一边用手将浮在水面的粪团捏碎和草一起塞到泥里去,就这样一连三天在水田中四脚爬行,双膝被泥中小石子划得都是血口子。江西炎热的太阳晒在背上起大泡,等干了撕下来是大块的人皮。一个夏天我每天就穿一条短裤,赤脚赤膊过来的,晚上睡在门板上,起身时汗水在木板上印出的是一个人形的水印。

  一年之后农村开始“四清”运动,大批下放干部回城了,少数人留下来参加运动,我被分配到附近三桥公社当了“四清”工作队队员。先是学习刘少奇夫人王光美“四清”试点的“桃园经验”,也学着到农民中去“扎根串联”发动群众,我看到的是农民真的很穷,也没有找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四清运动”结束时领导通知我回北京,我却不肯回去。问我为什么?我说:“这地区自然条件很好,是我国重要的产粮区,可是农民的收入太低,生活太穷了。一个壮劳动力辛苦一整天干活可得十分,但才值一毛钱,不把这个公社的经济搞上去,我们怎能回去呢?”领导说:“好,我在公社当书记,朱处长在大队当书记,你在小队当队长,我们三个人能将这个公社经济搞上去吗?”我说:“不行,需要改变大环境和采取各项配套政策。”领导说:“既然是这样,你就给我快点滚回去!”这样,我在江西农村当了一年半农民又被城市化回到了北京。

  整整五十年过去了,我的户口本上依然记录着我是“江西省抚州专区临川县孝桥公社红光大队第三生产队”转回来的。我一直怀念那里善良朴实、勤劳憨厚的“老表”们,尤其当时与同龄的一群年轻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也不知道他们今天生产经济和生活情况发展到什么样了。同时,我一直放不下心中总在想的:农村致富究竟要什么样的大环境和大政策?为什么解放六十多年了,全国还有五百九十二个贫困县摘不了“贫困”的帽子?归根结底,小农经济只能保证农户生活自足自给,最多卖点余粮而已,其生产条件落后、生产效率底下,又无资源办其他事业,无论如何富裕不起来。现在好了,经过多年的发展,党的十八大翻开了历史新篇章,“十三五”规划决定大力推行农业现代化加速户籍城镇化进度,不仅要摘掉所有贫困县的帽子,而且要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小康社会,营造了彻底解决三农问题的大环境大政策。我以为必须动员全国的力量,团结奋斗,重点做好如下三大工程,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成效:

  第一,要脚踏实地稳固推进户籍城镇化

  城镇化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发动机,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根本大计。通过若干年的努力,大多数的农民城镇化成为市民,农村只需有3亿人实现农业现代化,进城镇的农民在城里解决住房和就业,逐步富裕起来拉动内需,国民经济必将飞速发展。目前,我国农民工约有2.6亿人,“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要使其中一亿人在城里落户,户籍城镇化率达到45%,这意味着,除了要改革户籍制度给农民迁徒权,还要采取切实措施使农民真正在城镇落户。

  我家附近有一个从四川来京打工十多年的农民工家庭。女的在社区物业工作,月工资2000多元。此外,她每天还利用空隙时间和节假日做家政(打扫卫生、做饭)。这样一来,她每月收入可以达到五、六千元。男的做快递,月工资七、八千元。他们的孩子从技工学校毕业后做电脑维修,月工资3500元。一家三口每月收入加起来有一万五、六千元。这十多年的积累让他们在家乡宅基地盖起了一栋三层楼房,在县城买了一套两居室的商品房。如果在北京落户,他们在家乡的田地、宅基地就要退回,所以,对于很多人迫切希望得到的北京户口,他们一点也不愿意要。类似的例子应该不少,怎么解决呢?

  据报道,重庆市黄奇帆市长为农民工在城里落户采取了两项政策措施:一是规定凡进城落户的农户,农村的田地和宅基地一律不退,继续拥有其财产权;二是成立农村土地流转市场,明码标价,进城农民可以出租或变卖农村土地使用权。这些举措解决了两百多万人进城落户的难题。我认为,重庆的经验值得研究总结和推广。

  此外,城镇化必须与金融相结合,要为城镇化集聚投资资金。农民进城要加大基础设施建设,解决住房和兴办工业园区、农业生态加工园区,以解决农民就业。实际上所有能源、交通、高科技、环保等建设项目都是城市化的投资项目。有研究显示,一个农民进城平均要投50万元,一亿农民进城就要投入50万亿元,因此除了要采取金融政策措施外,还必须动员各种民间社会资金和国外资金投入,着力组建若干城镇化发展基金,做好试点工作。

  第二,要加速推进农业生产现代化,大力发展农业机械化

  国内外实践经验证明,只有改革农业生产模式,实现规模经济和农业机械化,才能极大地提高农业生产的经济效率。1959年,毛主席说:“要成立农业机械部,没有部长我来兼!”农机部成立后用了几年功夫很快就初步建成了农业机械工业体系和全国农机修理网,大中小拖拉机、内燃机及排灌机械、收割机、插秧机等农机具都生产出来了,从中央到地方成立了许多农机研究院所。然而,一个分田到户就都偃旗息鼓了。随着城镇化的推进和现代农业的发展,如今农机工业又有了新的进展,呈现蒸蒸日上之势。2015年8月11日,农业部发布《关于开展主要作物生产全程机械化推进行动的意见》,以此为标识,将全程农业机械化推向高潮。小麦、水稻、玉米、甘蔗、马铃薯、棉花、油菜、花生、大豆等九种主要农作物,成为全程机械化定点品种;聚焦耕整地、种植、植保、收获、烘干、秸秆处理等六个生产环节成为提高机械化的重点,由此充分发挥农业机械集成技术、节本增效、推动规模经营等重要作用,将显著提升农业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促进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不断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和市场竞争力。在全球经济微缩、农机工业产品市场疲软的情况下,中国农机工业产销表现强劲。据统计,2015年全国180家拖拉机企业生产拖拉机总产量达208.7万台,销售收入同比增长5.43%,利润增长14.07%;收割机骨干企业累计生产谷物联合收割机20.88万台。农机市场刚性需求依然存在,但我国农机化发展尚存在区域发展不平衡、农作物品种机械化水平发展不平衡以及农业生产环境的农机化不平衡等诸多十分突出的问题,与国际水平差距很大。因此供给不足依然是主要矛盾,农业生产的一些薄弱环节需要的农机还没有得到有效供给,还有待加强科研开发、土地流转的加速、农机租赁的便捷、土地承包权和经营权的抵押等政策措施的完备来提升市场的购买能力。

  第三,要下大力气推进《中国制造2025》规划的实施

  装备制造业是为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提供技术装备的战略性产业,具有产业关联度大、社会需求弹性大、技术密集和资金密集等特点,是国家实力的重要标志。振兴装备制造业是提高我国国际竞争力、实现国民经济全面、协调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战略举措。面对第三次工业革命,发达国家正在经历着装备制造业向高端智能战略转型,美国开始制造业重新回流本土,日本继灾后重建,积极推进制造业发展复兴,德国将制造业作为国家经济的根基做出4.0规划,中国政府发布《中国制造2025》规划拉开了中国新工业革命序幕,重塑中国制造竞争优势,为国民经济各行业提供先进的技术装备,坚持把创新驱动战略摆在核心地位,实施战略转型,要求在高档数控机床、信息通讯技术、航天航空、海洋工程及船舶、轨道交通、节能及新能源汽车等九大产业率先掌握核心关键技术和系统集成能力,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加快传统技术与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等众多先进技术融合发展的步伐,提高机械工业的智能化制造水平和产品质量性能,借助“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契机,探索新型生产模式、营销模式,延伸产业价值链,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力争2025年使制造业达到国际领先和国际先进水平,为中国建设制造强国、网络强国走出坚实的一步。

  我以为,有了以上三大工程相互促进、同步发展,将中央的决策和部署落到实处,就能够真正实现城镇化、发展国民经济,实现使全国人民走向共同富裕的目标,切实保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关于更多我的城市化及对当今城镇化的思考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