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2年06月26日
星期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母亲逼我们走出农村 ,我们逼母亲留在城市
时间:2016-03-09 11:01:20  来源:城市化杂志  作者:郭其锋:郑州大学综合计划研究院可再生能源应用所所长、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委员 

  我是我们村子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随后在我的影响下,弟弟妹妹也陆续考上大学脱离了农村,因此,村子里的乡亲们都觉得我们家的房子风水好。后来我们全家都搬到城里住,老宅空下来后有几家邻居都抢着去住,说是要沾沾好风水转转运,让自己的孩子也能考上大学。对此说法,我们兄妹几个都觉得很好笑,风水可能也不错吧,但我们自认为能考上大学,决定性的因素都是受母亲的逼迫。

  母亲小时候因为天灾人祸,仅仅上过半年学,后来自学了小学的全部课程。即便这样的学习经历,在村子里也成了有威望的“知识分子”,一生中在村里主持红白喜事、解决家庭矛盾、调解邻里纠纷无数。对于自己的光辉成就,她自认为是比别人多上学的结果。也正因为这样的价值观,她对我们兄妹几个的上学大事真可谓是不惜代价、痛下本钱——为交学费,即使是月息八分的高利贷也毫不犹豫去贷款。在对我们的学习监督管理方面,她基本上是参照古人“头悬梁、锥刺股”的执行标准,我们稍有懈怠就会遭到母亲的大声斥责,至今我还留有被母亲满院子追打、弄得鸡飞狗跳的深刻记忆。

  我们兄妹几个从来不敢在母亲面前流露出一点点自满情绪,因为母亲虽然只上过半年学,但她一学期就连升四年级,这一战绩被她描述无数遍。在她看来,如果有正常学习的机会,清华北大都能被她轻易拿下。虽然她为我们提供了学习的机会,可是我们兄妹几个都没拿下清华北大,因此也就失去了骄傲的资本。在母亲的影响下,我们几个从来都是夹着尾巴做人。

5d425af2456868078332d32ed35e871b.jpg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父亲去世后母亲变得更加郁郁寡欢。从河南镇平县城老家接她到郑州生活,我和妹妹带她到处游玩,但她总是唠叨自己就这样混吃等死,无所事事,活着有啥意思呀,不想在这大城市待。怎么能留住母亲,给她找点事儿干,成了我们兄弟姊妹费尽心思的难题。

  有一天,为了小外甥总是打游戏的问题,母亲又说起她一学期连升四年级的辉煌历史。我说现在的孩子都不珍惜学习的机会,想当年您上学的经历那么曲折,那么富有正能量,不如干脆把它写出来激励激励年轻人吧。母亲说我哪会写呀,多少年都没有提笔写字了。我说您可以用电脑写、不会还可以查字典、您也可以问我们,反正您整天说没事干活着没意思,当作家可有意思吧。人家农民作家高玉宝写《半夜鸡叫》,还上了小学课本呢。您要是写得出来,我给您出钱正式出版,不但可以挣稿费,将来也可作为传家宝世代相传哩。您要是不小心当了作家,那在咱老家可是名扬十里八乡、光宗耀祖的大喜事。

  母亲一向爱面子,显然对于名扬十里八乡很是心动,当即就让小外甥找了一本崭新的语文作业本、一只水笔开始行动。我在作业本封面上写下了大大的标题“一生只上半年学,半年连升四年级”, 作者——农民作家王秀兰。我说,小时候您是如何逼我们学习的,现在您也按照同样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吧。这段历史您给我们讲过无数遍,现在只不过是写出来而已,不会有太多困难。我每天下班回来检查写作进度,至少要完成一页纸。有正经事可干,母亲很兴奋,立马踱来踱去,倒是不知道从何写起了。

  第一天回来检查作业,一看到母亲沮丧的样子,我就知道进展不顺。只见作业本上写了不到半页纸,有好几处“力透纸背”把纸都戳破了。几乎每行都有白字、错字和圈圈。母亲赌气地说不写了,没想到写字比干活还累。半天时间锄地也能锄2亩地,你看我写字倒写不满半页纸,心里想到就是写不出来,憋也快把我憋死了,照这样估计到我死了也写不完呢。

  我知道母亲这辈子遇到过无数的难题,从来没有退缩过、屈服过,这只是她在发泄情绪而已。我说这里有老年大学,想学什么都有人教,要不咱报名上大学吧。她问学费贵不贵,又说都是活不了几天的人了,再花钱上学可不干。我说,小时候您为我们上学贷款,现在我也贷款给您上学。一说到花钱她立马决定还是自学成才,继续在家里当“坐家”了。

  一旦下定了决心,任何困难在母亲面前都不存在了。她慢慢学会了查字典、学习小学作文选、请教包括小外甥在内的所有老师,不到一个月,尽管语言表述还不够规范,但她所能想到的基本都能写出来了。

  然而新的问题很快又出现了。她的情感很丰富,由于她小时候的生活太坎坷,往往想到一个场景、一个情节,就会大哭一场,然后漫无目的地写大段大段的苦难细节。我说,这不行啊,在那个时代和您一样可怜悲惨的农村老太太到处都是,咱们不是为了开诉苦大会,要有主题,要对年轻人有启发教育意义,就必须有选择性地写。她理解了,但一写起来照样刹不住车。我说妈您现在真是文思如泉、如溪流、如滔滔江河,奔腾到海不断流啊。

  两个多月后,我给她布置的作业终于完成了。我用电脑把她的手稿打印出来,并站在编辑的角度进行了删减和润色。母亲喜滋滋地看着粗黑的宋体标题,看着她的署名王秀兰,从表情上观察,她心中的成就感不是一般的高,那是相当高啊。等她一字一字认真读完之后,立马黑着脸质问我,为啥把那么多写得最好的内容都去掉了。我说这篇文章是说上学的事,您不是想让我们脱离农村吗,那得围绕这事来写,其它内容没扔还在电脑里存着呢,将来您还得写《方圆百里卖服装》、《走街串巷换大米》、《机智勇敢贩粮票》、《高端大气卖玉雕》等等等等,这辈子不当作家您活着都没意思哩。这篇文章写得好很快就要发表,下面您可要继续努力呀!母亲弱弱地问了一句:你认识谁呀净给我吹牛。你可别为了糊弄我高兴,自己掏钱让人家发表啊。

  这句话一下子击中了我的软肋,我还真没想过到哪里发表去。我故作镇静地说这么好的文章人家都抢着要呢,您等着吧,稿费随后就寄过来,到时候就用您的稿费,大家出去大吃一顿。耍完贫嘴,就赶快找记者朋友谭少容电话求助。没几天,《城市化》杂志主编顾晴就通知我文章被采用的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了母亲,母亲电话未挂就大声地对身边的人说起她写文章并发表的好消息。听着话筒里母亲激动高兴的声音,我心里想着,此时此刻可能是母亲最幸福的时刻吧。
但愿她能因此愿意留在这个城市里。

关于更多母亲逼我们走出农村 ,我们逼母亲留在城市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