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点评:让农民组织起来就地城镇化
时间:2021-10-28 16:05:04  作者:明 亮  
  1.城镇化应是农民为主体的城镇化

  在过去20多年的城镇化进程中,农民始终处于“被城镇化”地位:在对农民征地拆迁、补偿安置的城镇化之路中,决策者、主导者是国家,国家是主体,农民是客体,若农民失去土地而无其他谋生渠道,他们只是失地农民,而非真正意义上的市民;在农民进城打工、异地城镇化的道路上,农民是在别人的家乡市民化,而非在自己的家乡。如果农民自发组织起来在自己的家乡就地城镇化,这条路该如何走? 将通往何方?

  “浔龙河生态小镇”便做出了这样的尝试:抓住县级政府基础设施建设带来的城镇化机遇,通过确权把土地集中起来,使之成为农民与企业平等合作的资本,确立了农民的主体地位。农民并未失去土地,他们只是将土地流转出去,可持续分享土地增值带来的收益(土地流转费、土地经营收入分红等)。与此同时,农民可以按照自己的家乡建设愿景规划定位、寻求合作。在寻求合作的过程中,“浔龙河小镇”变成了由政府、企业与农民三主体共同推动的项目,在三主体中,农民并不居弱势地位,他们可以以主人的身份选择合作企业、与企业讨价还价,并在与政府的合作中保持独立性,而非被动接受。

  “浔龙河生态小镇”案例向我们展示了:组织起来、拥有土地资本的农民在自己家乡建设小城镇的过程中,如何确立自己的主体地位;在整合各方资源的过程中,城镇化主体出现了怎样的变化,而一向居弱势的农民又是如何守住自己的主体地位的。由此,这一案例可被视为组织起来的农民主动、就地城镇化的典型案例。

  在农村城镇化的过程中,若只依靠政府或企业投入,而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不被发动起来,这一过程将不仅艰难缓慢,而且农民的权益也极易受损。只有首先确立农民的主体地位,使他们自觉、自愿地行动起来,他们才会积极整合各方资源,将其用于家乡城镇化建设中,同时,也只有居主体地位的农民才有意识、有能力保障自己的主体地位,保障自己分享城镇化成果的权益,这是无论政府还是企业都难以做到的。因此,农村城镇化应是以农民为主体的城镇化。

 2.协同共治,共赢才能“梦圆”

  “浔龙河生态小镇”项目在整合各方资源、建设小城镇的过程中,逐步实现了多主体的协同共治:

  首先,从双河村走出去的柳中辉是村中小有名气的“能人”:农民出身的他熟知农民的思维方式,因而他能够发动、组织起农民,汇聚起农民的力量;多年的商业历练,使他深知市场的运作法则,因而他能够组建起自己的公司参与浔龙河项目运作、找到最契合的上市公司协助项目开展;在中国政府居主导地位的大环境下,柳中辉钻研了政府方方面面的政策,对政策的熟谙使他得以争取到更多的政府支持。在农村城镇化的进程中,农民即使拥有主体的地位,也不一定拥有主体的能力,他们需要既能够维护他们利益,又能够抓住市场机遇,还能够争取到各方资源的带头人,在浔龙河项目中,柳中辉正扮演了这一角色。既懂农民、又懂市场,还懂政策的柳中辉,无疑可被视为经历过市场洗礼的“新乡贤”。而身为“新乡贤”的他,在双河村党支部第一书记的位置上,发动村民选举投票、带领村民开展文化活动的过程,也是“新乡贤”治村的过程。

  其次,浔龙河项目有如此复杂的内部结构、需要动用如此多方面的资源,只靠村民与企业的力量是无法完成的,也是无法瞒着政府完成的。在项目开始时,双河村便积极申请城乡一体化试点,希望得到政府的支持。长沙县委、县政府也表现出开明的态度,发现有改革创新精神的民间意愿、民间自发尝试后全力支持,并为之保驾护航,才有了最终的“梦圆”。可以说,正因为有长沙县改革创新的大环境,才有了“浔龙河之梦”的实现;也只有在改革创新的大环境下,才可能有“浔龙河生态小镇”这样富有开创精神的案例出现。在这一过程中,长沙县政府无论是对“新乡贤”柳中辉的重用、“不拘一格降人才”,还是对“浔龙河生态小镇”项目的包容、接纳、支持,都体现了政府的开明治理。

  再次,“浔龙河小镇”建设项目的投资主体是企业,企业并无政治权力,项目推行只能依靠村民的支持,因此小城镇开发建设的决定、土地合作社的成立、村民集中居住地的选址等重大事项都采取村民投票表决的方式,在村民自治的过程中,又加入了企业的力量。

  “浔龙河生态小镇”项目的建设过程也是政府与社会协同共治的过程:在党委的领导下、在政府的主导下,有乡贤治村、有群众参与,还有企业支援,各方齐心协力共同努力,一起参与建设、同享建设成果,“众人拾柴火焰高”,最终实现了政府、企业与村民三方的共赢。浔龙河项目由三方力量共同促成,“浔龙河之梦”之所以能够落地,其基础也正是政府与社会的协同共治。

  3.浔龙河的故事刚刚开始

  “浔龙河生态小镇”项目并非是对某一政策的贯彻落实,而是村民自发、主动的创造,在农民自主推动农村城镇化的道路上,它是开拓者,身后只有自己的足迹,前方也没有前人留下的脚印。在这片不曾有人探索过的领域里,它只能靠自己走出一条路。路的前方有什么? 只有走过才知道。在不断地开拓、尝试中,它会遇到什么? 也只有遇到才知道。

  没有一种开拓是轻而易举的,没有一种尝试是不冒风险的。可以想见,在路的前方等待它的一定是各种不确定的问题与困难,或许“浔龙河生态小镇”可以找到化解之法,最终赢得鲜花和掌声,然而这是将来的事,对于今天刚刚落地发芽的“浔龙河之梦”来说,既已扬帆,便要起航。

(完整案例详细内容点击进入)
关于更多点评:让农民组织起来就地城镇化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