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屠海鸣:从“留守之困”反思城市化的失误
时间:2011-10-17 09:59:54  来源:文汇报  作者:屠海鸣 
   在推进城市化的进程中,应该把更多的资源向小城镇倾斜,合理布局,建设许许多多特色鲜明、有产业支撑、可持续发展的小城镇,以它们来落实城乡统筹,使它们成为千千万万“转型农民”及其家庭安居乐业的家园。如此,才有可能从根本上破解“留守之困”
    
    最近,湖南娄底市双峰县发生了一起触目惊心的事件:奶奶在家暴亡,1岁8个月大的女孩小梦,伴尸达7天之久无人过问,直到在数百公里外打工的父母匆匆赶回……此时,奶奶的遗体已经开始腐烂,孩子浑身爬满蛆虫,更由于7天未进食,已经奄奄一息。所幸,经过长沙湘雅二医院医生的全力抢救,小梦最终从生死线上被拉了回来。
    
平均每4个农村娃中就有1个多留守儿童
    
    这起极端事件,凸现出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问题:“留守之困”。它已经成为当前社会管理中的一个突出问题。有关数据显示,我国留守儿童的总数约为5800万,其中14岁以下的超过4000万。目前,留守儿童占全部农村儿童总数的28.29%,平均每4个农村娃中就有1个多留守儿童;其中,0-5周岁农村留守幼儿约占全国农村同龄儿童的1/3,集中分布在中西部人口大省。
    
    “留守儿童”大多由爷爷、奶奶监护,由于老人有心无力、教育不当,他们中不少人内心封闭、情感冷漠、自卑懦弱、缺乏爱心、冲动易怒,而监护他们的“留守老人”自己体弱多病,缺乏关爱,在生活上和心理上同样存在很多问题。前面所讲的小梦奶奶王立春,虽然年仅45岁,但突然猝死,成了小梦永远的噩梦。
    
    对于“留守之困”,我们当然应该批评农村基层政府的责任缺失,批评邻里关系的淡漠冰冷,批评城市对农民工进城设置的“门槛”太多,等等;但从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来看,这是我国城市化失误造成的一个后果。
    
为什么不能让农村人就近打工同时照顾家庭?
    
    以小梦的家庭为例,孩子的父母常年在长沙打工。他们为什么要撇下祖孙二人?因为种田不赚钱,而大城市有很多就业机会。为什么不带上祖孙二人一起进城?因为,大城市的生活成本太高,这个家庭负担不起。为什么大城市的生活成本太高?因为涌入人口太多,不但抬高了维持基本生存之需的吃、住等的价格,而且很多大城市基础设施已不堪重负,为了减轻交通、环境、住房等的压力,不得不采取很多限制性措施。追问到这里,关键问题就浮现出来了:为什么不多建一些小城镇、让农村剩余劳动力就近打工同时照顾家庭?
    
    笔者作为上海市政协委员,今年初曾为一个提案《关于以新城建设为重点提升城乡统筹水平、构筑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的八项建议》,深入上海郊区几个乡镇调研。那些乡镇都聚集着十多万外省来沪的务工人员,笔者询问了多位农民工兄弟,得到的回答,几乎都是上面那些。笔者认为,中国城市化的失误,正在于多年来热衷建设大城市,而忽视了小城镇的建设,这是造成今日“留守之困”的深层次原因。
    
    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劳动力从乡村向城镇流动、从第一产业向二三产业转移,是必然趋势。但中国的城市化不能脱离基本国情,必须看到,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也是一个农业人口的大国,是一个幅员面积辽阔的大国,也是一个城乡差距巨大的国家。这就决定了我们推进城市化,不能简单地把农村剩余劳动力引入特大城市、大城市,而应该让特大城市、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城镇合理布局。所谓“合理布局”,既要使“特大、大、中、小”在数量上呈金字塔结构,也要在空间上在东部、中部、西部合理分布。这样才能使人口梯度转移,呈科学有序状态。
    
“重大轻小”的城市化已经暴露出种种弊端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异军突起的乡镇企业吸纳了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一些小城镇曾繁荣一时,农民就近打工,安居乐业。然而,随着大批乡镇企业衰落倒闭,近十几年来,我们的城市化出现了另一种场景:大批农民工不远千里涌向特大城市和大城市,造成了城市拥挤和乡村的凋敝。而一些地方政府在推进城市化进程中存在贪大求洋的心理。有报道说,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有80多个城市先后提出“建设国际大都市”,甚至许多中小城市也当仁不让,不遗余力地打造“百万人口大城市”。正是在这种贪大求洋心理的驱使下,城市越建越大,虽然人才、资源、资本等生产要素快速集聚,产业布局也加快倾斜,但我们的小城镇日渐萧条,农民只能舍近求远谋生,造就了无数家庭骨肉分离的现状,也不断出现类似小梦家的悲剧,使“留守之困”逐渐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时至今日,这种“重大轻小”的城市化做法已经暴露出种种弊端,应当引起高度重视。在推进城市化的进程中,应该把更多的资源向小城镇倾斜,合理布局,建设许许多多特色鲜明、有产业支撑、可持续发展的小城镇,以它们来落实城乡统筹,使它们成为千千万万“转型农民”及其家庭安居乐业的家园。如此,才有可能从根本上破解“留守之困”。
    
    (作者为上海市政协委员、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上海市侨联副主席)
关于更多屠海鸣:从“留守之困”反思城市化的失误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