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1年10月28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城事| 温州是怎样的存在
时间:2021-09-30 13:02:00  作者:陈红艳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江南的样子。或是,烟柳画桥,二十四桥明月夜,酒肆欢歌,日落江南春。亦或是,水秀山清眉远长,千里莺啼绿映红。


  江南古色,让很多人都慕名而来,很多人会去苏杭,也有人会来温州瞧一瞧,近距离地欣赏它的人文景观,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温州地处浙江省的东南部,南与福建接壤,东与东海毗邻,西临雁荡山与丽水相连,北隔括苍山与台州接壤,是长三角中心区27城之一。作为东南沿海小巧玲珑的城市,地域面积虽小,但市区里既有延绵起伏奔腾的山,又有蜿蜒逶迤清波荡漾的江;既有现代化的摩天大厦,轰动全国的温州皮革制造,又有狭窄迤逦的街道和古朴斑驳的高墙老屋。



  走进温州,这个现代化气息和古老文化积淀相互融合的城市,随便拎一样都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文自然景观,与“商行天下”的温州商人故事一样精彩。


穿越千年历史

  《载敬堂集》载:“东瓯风物休庆,人情笃浓。山水景色极佳,山有雁荡,水有瓯江、鳌江、飞云、楠溪,素有‘山水窟’美称。”



  陈志岁《答客问》诗:“江南胜景数瓯中,莫笑痴游两鬓蓬。溯水辄穷通底涧,登山每上最高峰。” 

  从东瓯名镇到永嘉郡,从永嘉到温州,温州历史悠久。

 古老的瓯越文化

  远在新石器时代,瓯越先民就已在此隅繁衍生息,并创造了古老的瓯越文化。《山海经》有“瓯居海中”之说。《战国策》形容其民为“断发文身,错臂左衽,瓯越之民也”。



  温州古为瓯地,秦统一全国后属闽中郡。西汉惠帝三年(前192)为东海王(俗称东瓯王驺摇)都地。汉顺帝永和三年(138)析章安县东瓯乡置永宁县,县治设在瓯江下游北岸今永嘉境内,是为温境建县之始。

  东晋明帝太宁元年(323),析临海郡南部永宁、安固、横阳、松阳四县置永嘉郡,隶扬州,郡治设在瓯江下游南岸(今鹿城区),是温州建郡之始。


  唐高祖武德五年(622)置东嘉州,高宗上元二年(675)置温州。据《浙江通志》引《图经》:“温州其地自温峤山西,民多火耕,虽隆冬恒燠”。是说温州地处温峤岭以南,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气候温润,所以称为温州。

 千年古县变迁史

  辛亥革命爆发,1911年11月8日温州成立“军政分府”,隶浙江军政府。民国3年(1914)6月置瓯海道,辖温州、处州二府,道尹公署驻永嘉县,属浙江省。21年(1932)建立行政督察区。温州区初称浙江省第十县政督察区,督察专员办事处驻永嘉县。后数度更名,称第四特区、第三特区、永嘉行政督察区、第八行政督察区,37年(1948)4月,改称第五行政督察区。



  1949年5月7日温州和平解放,建立温州军事管制委员会;8月26日成立第五专区,并设温州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改第五专员公署为温州区专员公署,后称温州专员公署。其后,名称和辖县有所变动。


  1981年9月温州地区和温州市合并建立温州市,实行市管县体制。温州市现辖鹿城、龙湾、瓯海3区,瑞安、乐清2市(县级)和永嘉、洞头、平阳、苍南、文成、泰顺6县。
                 
  一个白鹿城传说

  温州市别名斗城、白鹿城。温州古城建于东晋明帝太宁元年(公元323年)。《温州府志》载:当年建城时,太守郭璞登上西山,瞭望周围诸山,错立如斗、便对当地百姓说,“城饶山外,当聚富盛,然不免兵戈水火城建于山,则寇不入斗,可长保安逸。”于是他仿照北斗星体位置,围绕诸山筑城,故称斗城。



  传说在筑城时,有只白鹿衔花疾奔而来把花吐在城墙上,然后化作一团样云冉冉飞入天际,白鹿跑过的地方,一片鸟语花香。人们为取吉利,称为白鹿城或鹿城。



“永嘉学派”源远流长

  文人与浙南山水相见,叩开了山水诗派的大门,萌生了永嘉学派的发端。


“永嘉学派”发端

  南朝宋武帝年间(422),谢灵运正在经历仕途不顺,被贬永嘉太守。在任期间,他遍历诸县,发现永嘉山水奇物幽美,写下了许多传颂千古的优秀山水诗篇,成就了他山水诗鼻祖的地位,永嘉的神奇山水也因此名扬天下。

“涧委水屡迷,林迥岩逾密。” 
“憩石挹飞泉,攀林搴落英。”
“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 
 “林壑敛暝色,云霞收夕霏。”

  谢公的山水诗吸引了王羲之、孟浩然、王维、陆游等后世文人慕名而至,他们游荡在楠溪江、雁荡山,留下无数脍炙人口的诗篇。他们与日月同辉的文字,培育了永嘉人的山水情怀,涵养着永嘉天然清新的乡土文化。



  南宋时的温州成为人文荟萃之地,诞生了最重要的儒家学派之一的“永嘉学派”。


  以倡导“经制事功”为主要内容的学术流派。因其主要成员是温州人,故名永嘉学派。与以朱熹为首的理学派(亦称闽学)和以陆九渊为首的心学派(亦称赣学)鼎足而立,在南宋思想领域有相当的影响。

  “永嘉学派”代表人物

  “永嘉学派”主要代表人物有郑伯熊、薛季宣、陈傅良、叶适等。


  其中陈傅良是承前启后的永嘉学派主旗手,既传承阐发北宋永嘉之学和“永嘉学派”开创者郑伯熊、薛季宣的学术思想,确立“永嘉学派”的学术体系和主要宗旨。

  陈傅良毕生在全国各地主要书院奔走讲学论道,使得“永嘉之学”在全国范围得到主流学者承认、产生重要影响,又为永嘉学派集大成者叶适开导铺路,积蓄思想养料。


  叶适(1150年5月26日-1223年2月21日)作为南宋思想家、文学家、政论家、官员,主张功利之学,反对空谈性命,对朱熹学说提出批评,为永嘉学派集大成者。

  他所代表的永嘉事功学派,与当时朱熹的理学、陆九渊的心学并列为“南宋三大学派”,对后世影响深远,是温州创业精神的思想发源。著有《水心先生文集》、《水心别集》、《习学记言》等。

  温州模式里“永嘉学派”

  从宋元到明清,袁枚、阮元、魏源、江湜大批思想家来到温州,科考启智、传道讲学。“永嘉学派”不仅对明清之际的浙东学派黄宗羲、万斯同、全祖望、章学诚等人产生很大影响,而且为当代温州经济社会发展奠定了思想基石。


  黄宗羲评价:“永嘉之学,教人就事上理会,步步着实,言之必使可行”。

  深厚的永嘉学派思想体系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温州人,温州模式里“永嘉学派”功不可没。



述说千年往事

  尽管“七山二水一分田”,平原稀缺的温州,却拥有一片广袤的星辰大海。436个岛屿星罗棋布,355公里的海岸线凹凸曲折,破碎的大陆轮廓成为岬湾交错的良港,境内拥有丰富的历史遗迹和旅游资源。景区内山清水秀,空气清新,值得一游。


  江心屿

  横卧在温州市鹿城区北面瓯江之中,其盛名从南北朝至今已有1570多年,是中国四大名胜孤屿之一。


  江心屿自然风光秀丽,古树名木苍翠蓊郁,亭台点缀,桥榭相映,古往今来多为名人骚客留迹叹咏的佳地,因而素有“瓯江蓬莱”的美誉。屿上有谢公亭、革命烈士纪念馆、鼓楼以及浩然楼等多处历史遗迹。

  雁荡山




  雁荡山位于温州乐清境内,山水奇秀,天开图画,素有“海上名山、寰中绝胜”之誉,又名雁岩、雁山。因山顶有湖,芦苇茂密,结草为荡,南归秋雁多宿于此,故名雁荡。1982年被国务院列为首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

  楠溪江

  碧水金滩蜿蜒向前,一路层峦叠翠,滩林点缀,明山秀水,丹青难描也。

  楠溪江是中国山水诗的摇篮。包括8大景区800多个景点,是我国国家级风景区中唯一以山水田园风光见长的景区。



  温州永嘉境内,悠悠300公里楠溪江融天然风光与人文景观为一体,以水美、岩奇、瀑多、村古、林秀而名闻遐迩。既有以火山岩地貌、楠溪江水系为代表的自然风景资源,又有以古村落,古民居为代表的人文景观资源。江畔的数百个古村落,历史悠久,人文丰赡。



  楠溪江漂流是诗情画意的,仿佛“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悠然天地间。

  苍坡古村

  宋代的诗意在这里流淌。一不小心,便会在一面斑驳的墙上,一池波澜不惊的水面,一株老得有些意兴阑珊的古柏旁,读到一阙念奴娇,或是一道如梦令。



  位于永嘉县境内楠溪江上游岩头镇的苍坡古村,作为楠溪江流域耕读文化最为发达的村落之一,历经千年风雨的沧桑,至今仍保留有宋代建筑的寨墙、路道、住宅、亭榭、祠庙及古柏,以及砌在村落四周的鹅卵石围墙,墙内树龄很老的榕树,树下的亭和檐上的龙,处处古色古香。


  走在石径小路,感受着它的古老与沧桑、静美与悠然。在这里,时间被放缓,却也生怕因为自己的过多逗留打扰这份宁静。

  茗岙梯田

  群山连绵起伏,幽谷云海浮涌,山村枭枭炊烟。茗岙梯田位于永嘉山区四周海拔800多米高的大山之中,是茗岙山水的一绝。


  放眼望去那随山形顺坡逐级筑坎平土,形如阶梯呈半月状,成片成片的大面积田块,让人不得不惊叹这个沿续了1000多年历史,祖先们依靠原始工具,鬼斧神工般雕凿而成的杰作工程的伟大。微风吹起,绿色稻田仿佛无声的述说着千年往事。



瓯菜是对家乡食物的长情

  说到温州美食,最撩拨人心的恐怕还是那一碗糯米饭,那一碟江蟹生,那一口猪脏粉。



  糯米饭

  糯米饭,是温州风味里最早“出圈”的食物。

  在当地,更为常见的叫法是“炊饭”。提前泡好的糯米白白胖胖,沥干水分,放入蒸屉中大火“炊”熟。这样炊出来的饭才够香够硬、粒粒分明。




  清早晨曦初现,一碗碗热气腾腾的糯米饭先端上桌,或甜口或咸口。甜口则以猪油打底,糯米上裹满芝麻,撒些细密的桂花,软糯的口感、桂花的香味,都勾引起江南深秋时节的回忆。

  猪脏粉

  猪脏粉是独属于温州人的快乐。



  温州粉店大多用猪骨来熬制浓汤,汤清油亮,一大勺浇入铺得满满当当的粉中,化开了肥肠的软糯、猪血的细嫩、米粉的顺滑。再放些咸香风味的豆瓣辣酱,无论是清晨还是深宵,在家乡还是他乡,这一碗猪脏粉总是温州人挥之不去的乡愁。

  瓯菜多海味

  瓯菜多海味,口味清鲜,淡而不薄。不管是烟火气的饭摊排档,还是大隐于市的私房餐厅,连风中里都弥漫着海洋的气息,追求食材本味是心照不宣的法则。
  温州人沉迷吃蟹,几乎个个是吃蟹小能手。最让人期待的是持着大鳌的青蟹。

  青蟹,在温州话里叫做“蝤蠓”。以瓯江入海口、咸淡水交汇处的灵昆所产为最佳,肉质肥美,奇鲜无比,尤其到了中秋前后蟹黄最为丰满。


  更有名的江蟹生,瓯菜冷食里的经典代表。以精细的刀工将其大卸八块,生蟹用白酒浸泡,再以酱油、黄酒、醋、糖等调味,入口酸、甜、鲜、咸,五味俱全,更嫩滑无比。


  鱼圆,是温州特色的鱼丸。鱼茸和番薯粉混合,鱼肉负责提供鲜味,粉类提升筋道口感。虽与规整丸子相比其貌不扬,但与汤的接触面积更大,更易入味。吃上一碗鱼丸汤,永远少不了温州人对家乡食物的长情。



乘着千年瓯越之风

  看得见一座城市夜景的热闹与否,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城市的发展与否。夜幕下的夜游项目更是城市经济发展的动力之一,城市文化内涵、精神风貌的集中体现。


  城市夜景营造展示了夜间城市的整体格局和风貌,能够体现一座城市积淀的文脉,其经济效应可以带动城市商业、旅游、服务业以及交通运输业等相关产业的发展,进而优化城市的投资环境,提升城市的整体竞争力。

  温州这个城市一直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很多地方的夜景星光熠熠,灿若繁星。 

  瓯江夜游

  华灯初上时,温州的月光宝盒慢慢打开,在光与影的结合中,瓯江畔展现梦中的美景。

  瓯江位于浙江南边,是东海独流的入海河流。瓯江夜游是以瓯江两岸的山体、建筑、桥梁、景观等作为载体,用绚烂的灯光演绎独具温州特色的山光水色和瓯越文明。


  坐在为瓯江夜游专门打造的豪华观光船上,微风轻拂水面,古寺、园林、小桥、流水,从眼前划过,超然惬意。此刻,只想将“古道西风瘦马,换小桥流水人家,不再辜负四季花”。

 灯火阑珊五马街

  熙攘热闹的五马街,是温州一条繁华千年的商街,到了晚上则别有洞天。

  朦胧的街灯把一间间装饰典雅、依次排开的店铺烘托渲染的美轮美奂,整条大街沉浸在温馨浪漫而又扑朔迷离的氛围里。


  清末明初的建筑风格让这条街的夜景多了些许韵味。灯火阑珊时,听着商贩的声声吆喝、伴着香味的袅袅雾气,这条街在繁华中充满烟火气的热闹。


  矗立在五马街口的“五味和”是温州市历史最悠久的一家副食品商店。始建于清光绪六年(1880),系宁波商人杨正裕与同乡冯伯祯等十来位甬商集资创办。冯伯祯与清末著名书法家梅调鼎过去曾有交往,遂请梅调鼎题写店名招牌。梅调鼎反复琢磨、仔细推敲,认为在原店名“五味”之后增一个“和”字为好,取甜、酸、苦、辣、咸五味调和之意,于是写下了“五味和”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至此,“五味和”的名字闻名遐迩,流传至今。



  五马街除了“五味和”、“老香山”、“百亨药房”等药店商铺外,还有“干宁斋”、“元昌”、“葆大”等参茸药号,“味雅餐馆”、“徐德昌”、“正丰和”、“同人和”等大商铺。店面毗连,商品琳琅,商业一派繁华。

  五马街是一轴浓厚的历史画卷,它记录了逝去的空前繁华,也见证着往昔的点滴骄傲。



  五马街因王羲之“庭列五马”而得名,有着1600多年的沧桑历史。五马街东起解放路,西接蝉街,全长400多米。《古今风俗通》中记:“王逸少(字羲之)出守永嘉,庭列五马,绣鞍金勒,出列鞚之,故永嘉有五马坊焉。”北宋温州知州杨蟠作诗云:“相传有五马,曾此立踟蹰。人爱使君好,换鹅非俗书。”

  北宋绍圣年间,杨蟠在温州任职时,根据方位、地理环境将温州城划定为36坊巷,其中就有“五马坊”,这是城市建制上名立义从的对五马街的一次命名。

  到明代,将坊改为街巷,“五马坊”改称为五马街,分称“五马直街”和“五马横街”。

  1934年,为纪念孙中山先生,五马街改为中山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五马街又恢复原来街名。1984年4月,五马街被定为步行街,成为温州市标志性购物步行街。



  2000年,五马街的改造得到温州市人民政府的重视,被列入《温州文化升位计划》,同年,改造工程完毕,这条集购物、商贸、文化、娱乐、休闲为一体的老街面貌焕然一新。

  温而润泽,延绵不息

  温州是一个从农耕时代旧梦流向经济发展前沿的城市,拥有5000年文明史、2200多年建城史,不但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还孕育了多元开放、富有特色的瓯越文化和人文精神,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温州模式”。作为民营经济的重要发祥地,改革开放以来,开创出一条鲜明特色的发展新路子,足以代言改革开放时代的城市。


  正在飞速发展的温州,市委十二届十二次全会审议通过《中共温州市委关于激扬新时代温州人精神 高水平推进文化温州建设的决定》为温州加快打造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市、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市域样板相适应的新时代文化高地,描绘了一条清晰路径。

  围绕实施“千年古城”“古村”复兴计划,将开展历史文化街区复兴行动,推进鹿城五马—墨池、庆年坊、朔门街,瓯海梧田老街等历史文化街区保护提升与开发利用;推进江心屿改造提升,再兴“中国诗之岛”“世界古航标”“江天佛国”的文化胜景。



  围绕城市文化新地标打造,将高标准规划建设温州新国际会展中心、温州美术馆、温州档案中心等功能性支撑性地标项目;全面推进亚运城市提质升级行动,完善提升温州奥体中心、龙舟运动基地等一批赛事场馆设施。

  以文化之“髓”,塑造城市独特风貌品格,温州城市将大跨步迈向高质量发展。


  而且,7月27日,住建部下发《关于开展新型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试点工作的函》,同意温州市作为第二批国家“新型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试点。标志着,温州的城市基础设施运行效率和服务能力将进一步提升。

  翻看完温州这本书发现,温州这个城市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温而润泽。在未来的发展道路上,必将延绵不息。



部分图片来源于 温州古道


关于更多城事| 温州是怎样的存在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