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5月18日
星期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返工“囧途”:多辆湖北大巴被劝返 湖北省委书记呼吁善待湖北人民
时间:2020-03-20 19:54:22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国家卫健委3月20日披露,3月19日湖北新增确诊病例0例(武汉0例)。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这是湖北省连续第二日确认病例0新增。

    新增确诊病例归零,湖北人的生活重启却没有那么容易。随着近期湖北多个城市宣布解封,许多湖北人准备回到原工作城市,然而对他们中的部分人而言,这条复工路却成了“囧途”。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3月18日至3月19日,多个湖北县市的点对点大巴包车,到达上海市附近高速收费站或高速公路后,遭遇无法进入上海的囧境。不少人为此等待至深夜甚至只能在大巴车中过夜。

    公开报道显示,近期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和湖北省副省长曹广晶陆续呼吁,“呼吁请求全国各地、全社会善待湖北人民”、“恳请兄弟省市对于湖北省中低风险市州外出务工人员给予关照和支持”。

    满怀期待出发却被劝返

    3月18日晚间9点多,身处苏州平望服务区的大冶市民陈永(化名)有些迷茫。

    大冶市位于湖北省东南部,是华夏青铜文化发祥地。经过持续防控,3月13日上午,大冶市人民医院最后两名确诊病人出院,大冶确诊、疑似“双清零”。

    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复工也成为当地政府和许多市民重新考虑的问题。“我们公司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去上班了。”陈永今年20岁,目前在上海一家企业做软件开发方面的工作。今年2月份,他所在的公司已经复工,但因为疫情期间封闭管理,他迟迟未能去公司上班。

    滞留大冶家中的陈永越来越焦虑。他也曾想过包车,并曾经联系了十几个同乡,准备一起包车去上海。近期正好了解到大冶市可以组织点对点包车,他赶紧登记报名。

    3月18日早上大约9点,陈永一行从大冶出发。针对陈永所乘坐的这批点对点包车,大冶市融媒体中心报道称,“3月18日上午8时,记者在大冶公共汽车司发车点看到,6台大巴车一字排开,外出务工人员经过体温检测、查验绿色健康码、查看目的地接收证明等流程后有序踏上了外出务工专车”。

    大冶市运管局局长胡子军还表示,车上还安排了隔离的防护帘应付途中的突发情况,确保返工人员能安全到达目的地。

    “我们6台车去往不同的城市,包括上海、无锡等。”陈永介绍,为了避免人员聚集,大家按照“两座一人”的原则错开乘坐,每台车载客数不高于核定载客数的一半。

    大冶市距离上海大约六七百公里。经过十个小时的长途跋涉,3月18日下午6点多,陈永一行到达沪渝高速位于江苏和上海交界的一个收费站。令人意外的是,自以为准备充分的他们却被禁入上海并被劝返。

    “湖北车牌的大巴都被劝返。”陈永说,其他地方的大巴和湖北的私家车经过登记后可以进入上海,但只有湖北的大巴不能进入。陈永还看到,有来自黄冈蕲春和浠水的大巴也被劝返。

    天门市民刘茜(化名)也有类似遭遇。3月18日上午10点,她在自己家乡湖北省天门市乘坐当地组织的点对点包车,办理手续后, 12时车辆出发开往上海,晚上11点50左右,与陈永一样,在即将进入上海的一个安检口,刘茜所在的大巴车被劝返。

    乘客无奈大巴车中过夜

    根据3月19日湖北省市县疫情风险等级更新,除武汉外,湖北所有市县疫情均为低风险。而早在3月13日,湖北省天门市和大冶市已是低风险市县。

    “不查证件,直接劝返。”大冶市民张涛(化名)和陈永一样,当日也乘坐大冶市组织的点对点包车赶赴上海。

    “他们说3月18日早上9点发布了新公告,所有鄂牌大巴需要有上海交通部门的接收函,我们没有,所以劝返。”刘茜说。

    “他们说湖北省这边没有和他们沟通好。”3月18日晚间,一位点对点包车司机电话中告诉记者,对方没有查询和登记大巴车乘客的相关资料,而是直接拒绝湖北大巴车进入上海。

    3月19日,记者以市民身份致电大冶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上海疾控中心怕人员多,怕感染,规定我们只能送到那个地方(高速路口)。”

    各方面说法有所不同,究竟情况如何?3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曾致电湖北省交通运输厅、湖北省防疫指挥部,但均未获得相关解释。随后,记者致电上海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全国公共卫生公益热线(上海方面),上海市交通运输管理局电话未能接通,而全国公共卫生公益热线(上海方面)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上海仍然是一级防控响应,并没有降级,仍然采取比较严格的防控措施,进入上海要看道口的管控安排。“能不能入沪,是道口工作人员根据他们收到的政策以及综合信息来判定的。”

    “我们这么多人,大半夜的出了意外怎么办?”3月18日晚上被劝返后,陈永所乘坐的大巴停靠在平望服务区。虽然已经是3月,但夜深时,寒意也渐渐涌上来,加上家人不断来电和信息确认陈永的境况,也让他更加焦虑。

    同为大冶市民的张涛今年26岁,去年刚刚硕士毕业并进入上海一家公司实习,原本他打算努力工作争取早日转正,但自从1月21日回到湖北老家后,两个多月未能返回工作岗位的他转正已经无望。不仅如此,马上春季招聘也要过去,对于未来的工作就业,他越来越担忧。

    而刘茜一行,在安检口处和对方沟通一个多小时无果后,司机将大巴开下了高速,停在路边,乘客在车中休息直至凌晨5点钟左右。“夜太冷了,是一个失眠浅眠2小时大巴的夜晚。”

    湖北省委书记呼吁善待湖北人民

    虽然曾经历波折,陈永、张涛一行运气还算不错。3月18日晚间,经过大约两三个小时的等待后,有了新消息:大巴仍然不能开进上海,但乘客可以自行联系车辆进入上海市区。

    深夜联系车辆并不方便。“我也尝试叫网约车,但当时搜索不到。”不太想麻烦朋友情况下,张涛向父母求助,并成功联系了一辆苏州的面包车,大概晚上十一点多终于顺利进入上海。

    陈永则选择了和同行的乘客拼车。因为车辆从上海市区开到平望服务区也有一百多公里,陈永一行坐上车到达住处时,已经是19日凌晨将近两点。

    乘客陆续联系车辆进入上海,司机陪着车辆和剩余乘客继续等待。因为时间太晚,大冶市点对点包车大巴司机18日在车里将就了一晚上。不仅如此,除了司机,也有乘客在大巴上等待至深夜。“有一个大人带着孩子,一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多才联系到车辆进入上海。”

    刘茜的经历更加折腾。19日凌晨5点多钟,他们一行决定更改路线集体去往青浦卡口。不过,他们再次被劝返。好在经过几个小时的僵持、争执和等待,刘茜一行终于成功入沪,而当时已经距离他们出发过去了28个小时。“步行几公里之后,我终于和老乡拼上了车,到了居住地。”

    不只是3月18日这批乘客,越来越多的湖北人正在计划返回上海。在一个上海复工微信群中,记者看到,许多人员纷纷打探返回上海的情况,有人已经开始联系拼车。

    3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市民身份致电大冶市公汽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公司车辆只能将乘客送到上海市高速路口,乘客需自行联系车辆进入上海市内。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楚天都市报》报道,湖北省副省长曹广晶3月18日表示,现在湖北已经全省推广健康码,恳请兄弟省市对于湖北省中低风险市州外出务工人员给予关照和支持。

    根据《湖北日报》报道,湖北省委书记应勇说,湖北人民是英雄的人民,为打赢全国疫情防控阻击战付出了极大努力、作出了重大贡献,呼吁请求全国各地、全社会善待湖北人民。

    据悉,截至目前,除武汉市外,湖北省16个市州已通过“点对点、一站式”组织输送赴省外务工人员约12万人。在此基础上,湖北正抓紧对接广东、浙江等省并将陆续输出务工人员约150万人,还将进一步拓展对接其他省市输出务工人员约255万人。(每经记者:陈晴 每经编辑:陈俊杰)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