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2年05月19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就业模式服务业趋主导 人口红利正转为人力资本红利
时间:2019-10-31 15:24:05  来源:人民日报 

  取消“大锅饭”,打破“铁饭碗”,自主择业就业,投身创新创业……70年来,曾经被固定在土地、车间、单位的人们告别封闭,一个个追求美好生活的个体汇聚成推动社会变革的巨大力量,助力中国经济增长。

  就业稳,则经济稳。当前我国就业呈现出什么趋势?进入新时代,如何进一步做好就业工作,推动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服务业占主导的现代就业模式逐步形成

  江苏南京,27岁的袁建最近荣升为一家西餐厅的甜品主厨。“我家里和西餐一点都不沾边,爷爷种了一辈子地,爸爸在厂里打工。”高中毕业后,袁建没有和父亲去工厂,而是一头扎进了餐饮业。

  袁建一家三代人的职业变迁正是中国就业结构变迁的缩影。1952年,绝大多数劳动者以农业为生,第一产业就业人员占比达83.5%,就业结构呈一个稳稳的金字塔形。随着我国工业化进程加速,门类较为齐全的现代工业基础形成,第二、三产业就业人员迅速增加。“中国经济过去的增长,得益于将丰富、低廉的劳动力从第一产业解放到第二产业中,进而通过参与全球化分工,转化为国际市场上的比较优势。”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蔡昉说。

  2011年,第三产业吸纳就业超过第一产业,成为吸纳就业人数最多的产业;2014年,第一产业成为就业人数占比最少的产业,倒金字塔形就业结构形成。到2018年,我国一、二、三产从业人员占比分别为26.1%、27.6%和46.3%,逐步形成了服务业占主导的现代就业模式。“70年来,我国就业结构更加合理、更具持续性,这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谋求产业升级的结果。”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说。

  近年来,电子商务、数据消费、现代供应链等新技术新模式蓬勃发展,育儿、养老、旅游、教育、健身等新需求空间广阔,服务业成为创新创业热点。杨宜勇表示,第三产业对就业的带动力更强,同样的增速能提供更多的岗位、更高质量的就业。“未来,第三产业从业人员比重将进一步提升。”

  更多人才向第三产业聚集,推动第三产业尤其是新型服务业的发展,进而加快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助力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

  非公有制经济成吸纳就业的蓄水池

  “小企业、大就业”。2018年,城镇非公有制经济就业人员占比为83.6%,其中,私营个体经济就业人员占城镇就业人员比重达56.2%;有限责任公司、股份制经济单位就业人员占比分别为15.1%和4.3%。

  回首往昔,上世纪50年代,随着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基本建立,公有制经济成为吸纳就业的主要渠道。改革开放以来,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非公有制就业规模不断扩大,“到民营企业找工作去”成为常态。

  然而我们也要看到,近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有些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处于较为困难的境地。“如果中小企业经营状况不好,就业之路就很难畅通。”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莫荣说,国家还应在税收减免、社保返还等方面给予民营企业更多政策支持,持续改善中小企业生存环境。

  今年以来,降低增值税税率、降低社保缴费比例、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等重大利好,可以说给中小企业下起了红包雨,让中小企业能轻装上阵,增强吸纳就业能力。

  “就业是个大课题,政府不可能为几亿劳动力提供现成的饭碗,因此让老百姓‘造饭碗’尤为关键。” 杨宜勇说,数据显示,创业带动就业有着明显的倍增效应。近年来,通过持续加大税收、融资、用地等方面政策支持,国家为鼓励创新创业营造了良好环境。目前,科技企业孵化器超4000家,创业投资机构逾3500家……我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创业投资市场。

  努力由人口红利向人力资本红利转变

  “2012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第一次出现了绝对下降,支撑我国经济增长的传统动力逐渐减弱,挖掘新的增长源泉尤为关键。”蔡昉说,这其中,人力资本的作用至关重要。只有实现更高质量的就业,把数量减少的劳动年龄人口变得更富有生产性,才能改善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质量。

  蔡昉表示,发展教育和培训是提高人力资本整体水平的有效方式。可喜的是,70年来,我国就业人员素质大幅度提高。新中国成立时,劳动者普遍处在文盲半文盲状态。随着教育事业的发展,国民素质显著提升,劳动者为提升竞争力也更加注重自身素质的提高。据初步测算,2018年就业人员与1982年相比,高中受教育程度人员占比由10.5%提高到18.0%;初中受教育程度人员占比由26.0%提高到43.2%;小学及以下受教育程度人员占比由62.6%下降到18.7%。

  “要将人口红利转变为人力资本红利,有两类重点群体特别值得关注:一是农民工,二是高校毕业生。”杨宜勇说。

  蔡昉介绍,2011年的调查显示,农民工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为9.6年,恰好适应要求劳动者有9.1年受教育年限的第二产业劳动密集型岗位,以及要求9.6年受教育年限的第三产业劳动密集型岗位。但是随着我国产业结构调整速度加快,更多岗位将转为技术密集型。根据测算,第二产业技术密集型岗位要求劳动者有10.4年的受教育年限,第三产业技术密集型岗位要求为13.3年。“农民工的受教育程度,尚不足以支撑他们转向这些新岗位。因此,要大力推广通识教育和职业教育,提高农民工群体的劳动生产率。”

  高校毕业生也同样面临产业变革、结构调整带来的挑战。智联招聘数据显示,今年春招旺季,物联网相关的嵌入式工程师人才需求同比增幅超过46%,人才紧缺程度远高于其他技术职位,5G相关人才需求也大幅增长。“相较于企业对技术变革的感知,我国高等教育及职业教育有一定的滞后性,随着新一轮科技变革浪潮的到来,这种滞后性会更明显,需要及时调整,以提高人力资本的利用率。”蔡昉说。

关于更多就业模式服务业趋主导 人口红利正转为人力资本红利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