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金钱是自己的,资源是大家的

       据央视报道,9月10日,自然资源部网站挂出《赴南极长城站开展旅游活动申请指南(试行)》,开放赴南极长城站旅游申请。以前要在南极大陆上暂住和飞往南极点等旅游路线,总花费估计在70万元以上。随着自然资源部开放对长城站的旅游申请,此类路线价格可能会迎来降价。

  不久的将来,在中国的南极科考站里,看看享受美食,不再是奢望。设想很美好,担心一点不少。不少人发出疑问,人类最后一块净土,我们真的要去打扰它吗?长城站会不会成为一个喧嚣的集市?珠峰就是前车之鉴,人满为患,一票难求,有谱没谱的都来登珠峰,有些人不是靠自己而是靠着当地专业的登山导游拉着、拽着,甚至抬着登上了珠峰。还有人先坐直升机飞大半程,赢在起跑线上,珠峰成顶级炫富之地,朋友圈里的终极晒图利器。

  这几年,极地探险,极限运动进入普通人的视野。珠峰、南极、北极游方兴未艾,太空也提上议事日程。随着科技进步,保障能力增强,会有越来越多原来的生命禁区对普通人开放,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有机会体验这趟神奇之旅,这是前所未有的。而问题也一点点暴露出来,南极游乱象也不少。目前中国游客都是通过别的国家转道南极的,日渐火爆的南极游给环境造成了很大的负担。2014年初,大批游客参观南极长城站曾一度引发争议。当年春节期间,一个上百人组成的旅游团前往长城站参观。面对忽然来访的游客,科考站有限的资源很难应对。

  极地游对普通人开放,这毋庸置疑是有积极意义的,可是有必要提醒那些想行动的人,如果你有幸持有船票,不知道你心里会想些什么,是洋洋自得,还是对大自然的敬畏?是怀着梦想,还是打着算盘?大老远,花这么大代价跑到南极去,除了猎奇以外,还能不能有更有意义一点的安排?还是那句话,金钱是自己的,但资源是大家的。长城科考站对外开门,幸运儿永远只能是少数,但每去一个人,我们身边就会多一个对南极了解的人,多一个科学精神探索精神的目击者,也多一个民间科普队员、环境保护的支持者,如果多从这些角度考虑问题,南极之行将有意义得多。

  而这扇门能开多大开多久,除了承载能力,一部分原因还要看游客的素质。该做的功课不能落下,南极毕竟不是普通景区,科考站也不是宾馆卖场,这里有一套完全不同于日常生活的规范,而且自然环境恶劣,风险极高。别的不说,哪里能去哪不能去,哪些事能做哪些不能,这些总该弄明白吧。

  这些基础的自我管理一定得做好,不然,你就会成为别人的负担,就会成为麻烦制造者。科考人员是承担着科研任务的,总不能让他们整天围着游客转吧。谁也不希望南极游成为一个垃圾随地丢弃,游客大声喧哗,自由散漫的景点。

  自然资源部的这份指南既是指引,也是规范,值得所有参与者、组织者好好读一读。特别是组织者,要起到应有的作用。管理部门不妨引入黑名单制度,将那些做得不好的单位排除在旅游名单以外,形成必要的约束。

  特别不希望看到的是功利性旅游,把南极当成打卡地。相比于登上地球之巅的珠峰,能站上南极这片土地确实有着非凡的意义,它可以是梦幻之旅、科学之旅,但绝对不应该是炫富之旅、功利之旅。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