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要闻>> 大城市通勤暴露都市规划难题 上海北京居榜首前两位

  在快节奏、高密度的大城市中,有一种遥远是家与公司的距离。通勤这件小事,深深影响着现代都市人的生活幸福感。也正因它看似平凡又不同寻常的影响力,如今更成为都市圈研究中重要的观察对象。

  如何审视当前城市规划存在的问题?如何进一步探索培育高质量都市圈的有效路经?北上广深上班族的通勤中,也许藏着答案。

  通勤1小时以上,抑郁概率高

  早晚高峰的舟车劳顿已经成为全世界上班族的共同难题。在莫斯科,通勤时间达到180分钟的上班族的比例达到40%;东京上班族的平均通勤时间为58分钟。

  在中国的大城市,远距离通勤问题依然严峻。多项调查显示,大城市“通勤难”已经成为一个摆在年轻人面前日益突出的问题。

  2018年6月,极光大数据就以国内GDP排名前十的城市作为研究对象,发布《2018年中国城市通勤研究报告》。该报告显示,排名第一的北京,平均通勤路程13.2公里,平均用时56分钟;而排名第十的武汉,平均通勤路程8.2公里,平均用时43分钟。

  基于联通智慧足迹大数据的分析,从平均通勤时间来看,全国十大城市中,上海和北京位居前两位,平均通勤时间接近1小时,其他城市均在40分钟左右。从极端通勤人群(通勤距离最远的10%)的平均通勤时间来看,北京和上海依旧高居榜首,极端通勤平均时间超过一个半小时,其他城市在60到80分钟之间。

  面对“通勤难”,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也喊出各种口号,比如“通勤虐惨1000万北京年轻人”……显然,“通勤难”已经成为挤占青年人生活时间、影响其生活质量的重要原因。

  今年2月,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wenjuan.com),对1966名在大城市工作的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3.3%的受访大城市青年上班族被通勤不便的问题所困扰,交通拥堵、耗时长和距离远是受访青年面临的三大通勤难题。

  事实上,通勤困难带来的远不止往返路上的无奈。这群职住分离的年轻人还得忍受日益增加的经济成本、不容乐观的健康情况,以及持续下降的生活满意度和幸福感。

  2017年,剑桥大学等机构对3.4万余名上班族展开的联合调查中,通勤在1小时以上的上班族,抑郁概率高出平均水平33%,产生与工作相关压力的风险高12%,每晚睡眠时间不足7小时的可能性高46%。

  都市圈规划难题凸显

  从极端通勤人群的区域分布比例来看,在北京,有超过80%的极端通勤人群居住在五环外,主要集中在五环到六环的各地铁沿线,居住在北三县的跨城通勤人群占全部跨城通勤人群的54%,近60%的极端通勤人群工作地点在五环以内。

  在上海,极端通勤人群工作地相对集中,居住地则呈现从中心城区向外围扩散的特点。与中心区联系较多的外围相邻区县为浦东新区(郊区部分)、松江和青浦。再向外围走,昆山、苏州、常熟、嘉兴等市也有极端通勤人群去上海市区工作,穿城而过、职住分离的故事每日都在上演。

  在深圳,宝安区、龙岗区、坪山区与深圳市中心联系较为紧密,除此之外,再往外围的东莞市、惠州市和中山市也有人群去深圳市区工作。金融行业和总部经济发达的福田中心、互联网及其他高薪企业集聚的南山科技园则是主要的工作热力区,在此地工作的上班族作为深圳收入最高的群体,依然选择忍受长距离通勤,这与深圳中心区高昂的房价密不可分。

  广州极端通勤人群的通勤路径已形成广州—佛山、清远、东莞、中山、惠州、肇庆以及广州市区—增城区、广州市区—从化区等几条大的廊道。

  这些远距离、长时间的极端通勤现象的背后,是都市圈规划和建设中的种种难题。

  首先,各类交通方式不衔接,大大延长了通勤时间。作为连接城市核心与外圈层节点性城市的发展轴线,市郊铁路少是目前我国都市圈一体化发展的一大障碍。以北京和东京都市圈为例,北京地铁运营里程554公里,高于东京(304公里),但北京的市郊铁路不足300公里,远低于东京(4476公里)、伦敦(3071公里)、纽约(1632公里)、巴黎(1296公里)。

  其次,新城新区产城不融合,多级城镇体系尚不健全,致使职住分离现象明显。相比于国际其他都市圈,我国都市圈核心区一城独大,中小城镇及体系发展滞后,连接尚不顺畅。

  再次,跨区域协调机制缺失。目前,都市圈外圈层行政区归属与功能区归属不一致,导致公共服务配给不足、交通协调不畅。例如轨道交通的外延必将带来大量的人口溢出,致使外围地区配套的公共服务需求增加,但由于外溢人口仍在核心城市工作、纳税,仅仅是居住在周边地区,而目前缺乏城市间的财政配置协同机制,因此造成很多环都市圈区域公共服务短缺。

  难题并非无法解决

  怎么解决都市圈规划发展中的难题呢?有专家认为,按照空间规划一体化、基础设施一体化、公共服务一体化、产业发展一体化,建设外围微中心是都市圈培育的重要路径。

  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特大城市研究院执行院长叶堂林看来,“通勤难”是每个城市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的瓶颈。这既与大量的人口涌向城市、城市变得越来越大有关,也与规划部门前瞻性不够,造成公共设施体系不匹配有关。“眼下的问题,是一个城市发展的必由阶段,是阵痛,并非毫无解决方法。”叶堂林建议,政府部门将外来人口纳入自身人口管理范畴,根据实际需求配备基础设施。同时,为中小城市创造发展机遇,让年轻人拥有更多选择。

  而如何切实解决通勤难题呢?近日,民建上海市委在经过为期数月的调研与走访后形成了一份《关于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城际交通网络建设的建议》的课题报告,为提升长三角“1小时通勤圈”的便利与效率提出了建议:

  “健全骨骼”——构筑完善长三角交通网络高质量一体化的骨架。推进干线铁路、城际铁路、市域铁路、城市轨交、高速公路、航运网络等多网络融合建设。如打造东部沿海高速通道(高速加高铁,宁波—舟山—洋山—临港—外高桥—崇明—启东—连云港)加强内河航运与江海联运、空海联运的建设等。

  “打通经络”——大力发展都市圈轨道交通(市域铁路)。按照服务功能区分,强调面对各种不同需求,有针对性地推进高速铁路、市域铁路和轨道交通的规划建设和相互衔接,重点是补上“市域铁路”的短板。如打造以上海为中心城市的都市圈轨道交通、加快上海与苏锡常都市快线的衔接建设、有序推进沪嘉(嘉兴)城际的建设、着手上海与崇明的城际线路的前期研究与准备等。

  “协调神经”——通过长三角交通信息整合,打造区域一体化智能交通体系,推动交通网络运营的一体化。如建立长三角智慧交通一体化推进领导小组、推进机制及推进平台,加强各交通工具换乘节点之间的衔接,打造一体化智慧交通,成立长三角高速公路集团等。

  (本文综合自《中国新闻周刊》《中国青年报》、澎湃新闻、周到上海等)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