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专家访谈>> 赵旭东:社会情绪管理的诀窍所在

       近些年,社会情绪成了一个专门的社会学研究领域,受到社会大众的关注。

  归纳而言,社会情绪可以有两个维度的表达;其一是正向的、积极而乐观的;其二则与之相对,是负向的、消极而悲观的。需要强调的是,这两种情绪之间是可以相互转化的,所谓“乐极生悲”或者“喜极而泣”之类的表达,都属于是人群之中正常的情绪类型之间的转化。在这方面,研究丧礼过程的人类学家都会有这样的一种观察,在本来是令人哀伤的丧礼之上,人们有时会表现出一种异常欢快的情绪姿态,甚至会载歌载舞,尤其是面对高寿之人的寿终正寝,情形更是如此,即情绪的表达直接就出现了反方向的情绪扭转。这无疑是表现了一种情绪正负相互转化或互补的原理。在一种社会情绪的管理和引导之中,切莫忽视极端情绪的这种可以相互转化的能力和机制。在这方面,“大禹治水”的范例便蕴含着一种使人受益的思想智慧。

  也许在实际的社会情绪治理中,最难以处理的往往是一种乔装打扮起来的负面情绪状态,即将自己真实的情绪加以特别的修饰,乔装打扮一番,附加上一些特别的伪装物,使得社会能够对此给予一种积极的应对,结果,负面情绪成了一种受到压抑的存在,就像满满的河水如果过度被限制在河道之中,而河道又因长期淤积而堵塞,那结果只能是在洪水来临之时,堤坝决口,河水四溢,造成更大面积的水患。

  实际上,前段时间就有一个有趣案例,即大学生群体中兴起来的“夸夸”群。在这样一种由大学生自己建群聊天的虚拟空间里,人们通过相互夸耀对方而获得一种群体的以及自我的认同。在这个“夸夸”群体里,大家相互只能说好听的话,不能有一丁点的负面情绪的暴露,如果有便会被即刻“踢出”群聊。结果,大家由此而获得了一种虚拟的、对于自己所有的以及被别人所给予的正面情绪的持久强化,这实际上是一种人为压抑情绪的做法,但基于情绪正负相互转化的机理,实际上这种在“夸夸”群里只许笑脸相迎,不许哭哭啼啼;只许刚强无比,不许表现柔弱的做法,时间久了,其结果可能导致一种情绪上的自我转化,从“乐天派”可能会一下子坠入“悲天派”的深渊低谷中去,只是谁也不知道,这样的时间点何时到来。对于社会治理而言,这样一种乔装打扮起来的社会情绪在无形之中增加了社会治理成本,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此种情绪一旦爆发,便不可再收拾了,合理的办法仍旧是提前采取一种疏导的办法。

  在一个常态的社会中,会存在多样性的制度形态去排解情绪,比如,乡间的庙会,人流穿梭,你来我往,在这看起来乱糟糟的过程之中,人们的负面内心情绪得到了一种释放,对于诸多的积压起来的情绪而言,社会性的节日是最为重要的疏解管道。

  因此,一个社会必然要去创造出种种的差异性的制度与组织的机制,以使得社会被积压起来的负面情绪能够得以在多个渠道上缓慢释放,就像河流在多个水道里得到了一种分流而减缓了主河道的水流压力一般。这就是社会情绪管理的诀窍所在,当然也是其治理的根本所在。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教授 )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